Moon.

宜嘉正泰,你我无差

「宜嘉」爱情故事

*变态与傻白甜

*安摄像头 放定位器

*这到底是不是正确的爱情呢?





字符数:2558




*

    王嘉尔要搬家了。说是搬家,不过是自己在外面租了套房,离大学很近。

    他约的搬家公司来的很早,开了辆小卡车。车上下来几个人,戴着公司的帽子,看起来个个身强体壮,显然经常做体力活。

    王嘉尔把给他们准备的水拿出来,递过去。这时他才注意到这些壮汉身后还跟了个小男生,没戴帽子,和那些人比起来瘦瘦小小的,身高矮了一截,面目清秀得像是一个高中生。

    他穿了件白色的圆领T恤,外搭了很合身的黑色机车服。黑色长裤的下摆被塞到马丁靴里,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一个搬家公司的员工,而是哪家公司的小少爷。

    这倒也是,王嘉尔总觉得他身上的气质清冷得让人想去接近,这完全没有一点征兆,他就走过去,把水递到他面前。

    虽然和那些壮汉比起来这个男生个子不高,但确实要比自己高出一部分。王嘉尔看他接过了水,说了声谢谢,忍不住问他:“你几岁了?”

    那个男生疑惑地看着他,眸子亮晶晶地让王嘉尔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没有没有!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问一下,我看你这么年轻,有点好奇。哎呀,我说了什么呀……”

    男生听他说完没忍住笑了出来,亮晶晶的眼睛都笑弯了,倒也有些感染力,让王嘉尔红着脸跟着他一起笑。

    “我今年二十一岁。”

    “二十一岁吗?”王嘉尔有点惊讶,“你居然还比我大了两岁!那你应该也在上大学啊,怎么来这里——”

    “这是我爸的公司,假期我会帮他干点儿活。”

    “那你真是太好了,而且长得好显小,我刚开始还以为你是高中生呢。那你上的哪所大学?”

    “**大学,开学就大三了。”

    “天哪,你是我的学长!我今年刚考上这里,还没返校呢!”王嘉尔嚷嚷起来,拉着段宜恩的手就说,“那以后多多关照!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王嘉尔!”

    “我叫段宜恩。”

    他笑了笑,眼里的光转了几下就不见了。


*

    王嘉尔和段宜恩交换了联系方式,到了新家,段宜恩首先跳下车,开始搬东西。

    王嘉尔这才发现这个男生虽然看起来肌肉不多,但却都是实打实地有用,而且好看。王嘉尔觉得自己胳膊上肌肉虽然多,但要用起来不一定比段宜恩力气大。

    他单纯的想:那我也去搬家公司呗,说不定就练出来了。

    他跟在段宜恩身后,看他来来回回一趟一趟折腾,额头上汗开始往下掉。

    王嘉尔想给好看的学长留下自己的好印象,就给他递纸,段宜恩的手腾不出来,他就给他擦。其他的员工看到,可能是忌惮段宜恩的身份,什么也不说,憋着气去搬了。

    王嘉尔注意到了,刚跑过去递了几张纸,就听段宜恩在后面喊他:“嘉嘉,我有点累了。”

    王嘉尔就乖乖跑过去,看他脸色毫无变化,一点儿也没有不舒服的样子。但摸上去段宜恩的脸确实很冰,看起来还有点凶。王嘉尔就扶着他去一边坐着了。

    “你要吃点东西吗?我这儿还有巧克力。”

    “不用。”

    “那你坐一会儿,我去把你没搬完的东西搬进来。”

    段宜恩突然捉住他的手:“不用。”

    果然下一秒就有员工把段宜恩没搬完的东西搬进去。王嘉尔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就坐在段宜恩身边,看他闭着眼睛,又睁开眼盯着他,深不见底。

    王嘉尔觉得自己的呼吸要被窒住了,一低头见自己的手还被他拉着,就往外抽,但没抽开。有点像受了委屈的小动物一样缩起腿,不敢看段宜恩。

    段宜恩就拉着他的手,问:“你讨厌我吗?”

    王嘉尔一听,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

    “那就好。”

   段宜恩的眼睛又亮了起来,温柔得像是破冰的水。这让王嘉尔的恐惧感一扫而空。他觉得自己之前一定是看错了,段宜恩怎么可能是那么一个难看透的人。

    他多温柔啊。


*

    搬完了家,王嘉尔就忙着返校的事宜,焦头烂额的,也没和段宜恩再见面。

    一个星期后开学了。王嘉尔发现高中好友朴珍荣和自己分在了一个班级,有些激动。把他请到了自己的家里大吃一顿,喝醉了就直接躺在一起睡到第二天下午。

    叫醒王嘉尔的是段宜恩的消息,他问他为什么没来上课,本来还想约出去吃一顿饭。

    王嘉尔看到就爬起来几分钟穿好衣服,把在地上睡得安稳的朴珍荣扶起来带到床上,用梳子梳好了乱糟糟的头发,把肿起来的脸冷敷下去后喷了点香水才出了门。

    刚到大学就下了课,段宜恩果然站在他班门口,有些女生正围着他,远远看到王嘉尔,段宜恩就径直走过来拉着他走了。

    “你好受欢迎啊。”王嘉尔在一旁有点羡慕。

    段宜恩转过头看他,轻笑了下:“也不好。你想去哪儿吃?不如来我家。我给你做。”

    这句话也没有什么不妥,王嘉尔受宠若惊地说好。段宜恩就带他回了家。确实也只是吃一顿饭,段宜恩做得也很好吃,但王嘉尔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连看段宜恩都不敢看,就说:“我想去下洗手间。”

    “好。”段宜恩一挑眉,温柔地笑,“走到头左手边。”

    王嘉尔一看他笑就招架不住。连忙几步进了卫生间,忙用凉水拍自己的脸。但拍着拍着,他就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

    他好像喜欢上段宜恩了。


*

    当然段宜恩也喜欢王嘉尔。在他高三那一年,王嘉尔还是高一的新生。运动会有个玩偶需要人来扮演,王嘉尔去了。

    那时候段宜恩一个人坐在主席台,看着下面一群群一簇簇的人,面无表情。作为学生会会长他不能下去,而是要调节各方问题。

    但真的很无聊。他就一直在看那个玩偶,盯了很久。那玩偶真的很有精力,四处乱跑,动不动就给人一个大大的拥抱,还和运动员一起做准备活动,小手小脚令他显得憨态可掬。

    段宜恩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过去。可能是看得太投入,那个人感受到了自己的视线,跳着和自己招了招手。

    段宜恩那一刻确实感受到了绝对的快乐。后来从名单上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要不是这次在大学新生录取名单上看到了“王嘉尔”这三个字,他也不可能这么冷静。

    他找到了王嘉尔的地址,见他要搬家,就和父亲提议让自己也去做一次他的员工来锻炼自己,其实就是为了接近王嘉尔。

    他确实成功了。王嘉尔也如他所想为他倾心。

    现在就等王嘉尔对他告白了。他想让他对他死心塌地。


*

    三个月后,王嘉尔终于和段宜恩表白了。

    段宜恩理所应当地住进了王嘉尔家。他到那儿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针孔摄像头都拆掉了,包括浴室里的三个。趁王嘉尔在他的怀里睡着,他又把他放到王嘉尔手机里的定位器卸掉了,但卸完他又后悔了,把定位器重新安进去。

    做完这些他才紧紧搂住王嘉尔,去亲他的额头,眼睛,鼻子,嘴。王嘉尔被吻得迷迷瞪瞪,下意识凑过去回吻。

    段宜恩这些事情都做得不知不觉。摄像头是王嘉尔搬家的时候安上的,定位器是王嘉尔去他家吃饭,趁他上厕所的时候安上的。

    他没让王嘉尔去搬家具,就是怕王嘉尔发现这些东西。虽然之前朴珍荣喝醉留在王嘉尔家里意外发现了这件事,但段宜恩有的是办法让他无法和王嘉尔说。

    反正现在也无所谓了。一梦到方休不好吗?

    这才不是病娇或者变态的行径,他又没有毁了王嘉尔的家庭,杀了他的朋友,毁了他的前程。不过就是想每时每刻都看着他而已。

    你觉得呢?



end.


爱一个人永远不要不给他自己的空间。

评论(6)
热度(97)

© M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