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

谢谢

【宜嘉】变态

变态下流


本来就病娇的1n



字符数:2314



——




 

 



    因为商业巨头不想恋爱。






    所以他拒绝了自己小秘书的告白。






    于是第二天段宜恩便收到了王嘉尔的辞职书。


    薄薄的,就一张纸。上面什么字也没有写。是王嘉尔亲口对他说的——


    “我想辞职。”


    他说。


    “成。”


    他答。


    片刻不留。







    段宜恩自此再没能见到王嘉尔。


    直到一年后,在某次电竞比赛上,重新遇见了他。


    那时他穿得合身,是宽大的休闲服,胸前只有一个小小的别针,别着他的姓名牌。


    但段宜恩看出来他又瘦了,以前分明还能在他的后脖颈上捏起一小块肉来,但现在上面却挂有一条小小的挂链,反着的光打在他突出的骨骼上。


    有些刺眼。


    他便移开视线看向他的臀,被运动裤裹得圆润。也不知为何,有些口干舌燥。


    但他不想承认,自己确实很是欣赏现在的他。


    毕竟现在的他是那么的出类拔萃——在比赛场上,那么认真的,灵活的操作着,轻而易举地拿下了全国冠军。那时他揪在一起的眉是那么的好看,认真且自信的笑容和时不时激动的小小念叨都让段宜恩心潮翻涌起来。


    他没想到,王嘉尔离开了他,竟然活得越来越好——再不是那个只会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害羞的小秘书,而是靠着电竞,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


    他那么自信,让自己忍不住后悔了当时的选择。


    于是他重新递交了合同。


    给王嘉尔。






    在王嘉尔看到合同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不得不说,他就是想让段宜恩后悔拒绝了自己。


    分明自己放弃了那么好的职业生涯,心甘情愿地跟了他留在国内,做了一个小小的秘书。可为什么他还是看不到自己的付出,随随便便就毁了他的未来。


    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给段宜恩一个狠狠地打击,让他的电竞公司彻底身败名裂。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了。


    他用打火机把合同烧了,甚至连一点儿碎屑都没留下。


    他还把和合同一起送来的档案也剪了个粉碎,扔到垃圾桶里后还狠狠踩了几脚。


    可他在做完这些之后,心里却一片空虚。


    没有任何复仇的快感。


    不知道为什么。





    最后他抱着垃圾桶,哭了很久。






    段宜恩等王嘉尔的回复,等了整整一个月。


    期间他想了很多。想了他们的过去,也想了他们的现在,更甚是他们的未来。


    可最后却得到了他加入另一个战队的消息。


    是他的宿敌——朴珍荣的“starJIN”战队。


    这个战队以作战实力强,配合好且用时短为著称,在电竞界里杀出了一条路。王嘉尔加入他们,也不是没有理由。


    但段宜恩还是很气。


    他便去了王嘉尔的家门口堵他。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些什么。






    就像是一个刚刚情窦初开的暴躁小子一样。





    分明王嘉尔做的才是正确的。






    但他不愿承认,自己现在这就像是流氓会做出的举措是他干的。





    王嘉尔把车钥匙收到口袋里,钥匙上的铃铛也随即哐啷哐啷地响。


    他顺便把手机也翻出来,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子,一边看着消息往家走。新消息是朴珍荣发来的,让他明天按时到达训练场。


    在他回了个“好”的同时,王嘉尔也用余光瞥到了那个正蹲在自家门口通道上的男人。


    被黑色的帽子盖住了整张脸。






    “王嘉尔。





    “你回来了。”






    ——王嘉尔讨厌这句话。


    就好像自己这一年多的努力,只是一个儿戏的玩笑。







    ——“我跟你,才没关系。”






    段宜恩听完突然痴痴笑了,贴着墙慢慢站起来。


    姿势有些诡异,像是在背后藏了些什么。







    “我们之间,怎么可能没有关系?”






    他轻轻说。






    王嘉尔便突然想到以前。


    是一年前自己刚和段宜恩告白时的场景。


    那时的自己还羞涩异常,在背后搅起的手还在悄悄发抖,也凉凉的。


    当时自己好像说的是——


    “请和我交往!”


    可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了段宜恩的耳朵里,竟变成了——“炮/友”。


    所以他笑了笑,说:“我不喜欢你。不过……


    “你要还是个处的话,那我不介意……陪你玩玩。”






    去他妈的。






    王嘉尔到现在还能记起来他黏腻在自己腰上时的抚摸,用手指轻轻顺着他的臀往里滑,痒痒的,也是愤然的。


    他便一把推开段宜恩,惊慌失措地跑出办公室,然后莫名流了泪。


    是咸的。


    ——不一样了。


    在这之前自己还在暗恋他的时候,那时为他流的泪还是甜的——看他一个人为公司加班到深夜时;或是看到他温柔地对待女朋友时。


    他悄悄地流泪,也在悄悄爱着他,悄悄品尝着暗恋的甜蜜。






    可为什么,段宜恩突然变了?


    他变得不再专一,不再温柔,不再单纯,不再如此的美好。也不再是王嘉尔喜欢的段宜恩了……


    于是第二天他交了辞职书,在一片非议下离开了这家公司。


    他讨厌商业巨头。





    真是太讨厌了。






    段宜恩能感觉出王嘉尔的力量变小了,或者是他的心态变了。


    他没再那么的抗拒自己了。


    也顺从他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看着他脱下了宽大的外套,搭在了一旁熟悉的衣架上。


    “你要是想挖墙脚,我劝你还是走吧。没意义的。”


    王嘉尔一边说着,一边开了客厅的空调,并不想看段宜恩一眼。


    “我只是想和你谈谈我们的事。”


    他说完,伸手把放在兜里的避/孕/套掏出来扔在了王嘉尔面前的桌子上:“你看行吗?”


    他轻轻笑着,一步步逼近王嘉尔,就像是一头恶狼正在等待临死的羊羔落入圈套。






    “我自认为,可以。





    “否则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架在王嘉尔脖子上的,是一把他藏在身后带进来的,明晃晃的刀。



END.



[不听我话就去shi]的文章主旨



本来就是病娇的段,但嘉以为段是好人,便和他告白却被段侮辱。

可段对一年后变得独立自主的嘉一往情深,或者就是病态的爱,迫使他更加变态起来。




瞎写。



反响不妥立马删。

评论(9)
热度(129)

© Mo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