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

宜嘉正泰,你我无差

【宜嘉】赛末点

⚠温网  超甜  HE  朴振荣助攻!!

⚠美国网球球员段 x 中国网球球员王


字符数:6949




0.



    绿茵场上的阳光总是意外的刺眼。


    段宜恩伸手拉低帽檐,阴翳覆盖在面颊上的瞬间似乎也为他带来一片清凉。他眯眼望了对手一下便用力将球打出。击球的快感顺着指尖滑向心头,令他忍不住激动起来。


    这是决胜盘。


    他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几次的拉锯让段宜恩越战越勇,他甚至来不及多想就将快速飞来的球打回,然后再打回,再打回。直到人们猛地站起来鼓掌欢呼时,段宜恩才知道自己再次夺得了冠军。


    是有喜悦的。段宜恩想。夺得冠军,谁都会很高兴。但他没有那样过分的喜悦——他没有能把球拍砸在地上的喜悦,也没有喜极而泣的喜悦。


    他只是站在原地愣了几秒之后才回过神,将右手的球拍换到左手后走上前与对手握手,然后和裁判握手。坐到椅子上等着颁奖仪式的进行。


    观众也坐在原位等着仪式,不断的畅聊着各种事情。有些嘈杂的环境让段宜恩忍不住想到了王嘉尔——那个唯一能和自己比拼的球手。


    因为身体原因,王嘉尔需要回国进行手术治疗。整整一年多他都没能重回网坛。排名也从原先的世界第五直直落到几百多名。这一年四场大满贯赛事,段宜恩打得很是无聊,而到现在他刚刚打完法网的比赛,在站上冠军位置时期待着在温网能够遇见王嘉尔。


    英雄相惜,亦敌亦友。


    段宜恩捧着奖杯,接受着闪光灯的洗礼。他想着这样的一句话,也想着王嘉尔。




1.



    “宜恩,还有一个月才是温网开赛的时间。你先歇两天,过后我们再准备比赛。”


    教练走在段宜恩身边,身后的人想要接过他背着的背包,却被段宜恩摆摆手拒绝了。


    “您知道王嘉尔来温网吗?”


    他一边转头问着,一边穿过通道走到场馆外面。场馆外挤满了段宜恩的粉丝,见他出来都欢呼起来,拥挤着伸长手想要段宜恩签名。然而段宜恩现在只想知道王嘉尔的消息,没有多余的精力来为粉丝签名。他只是在保镖的阻挡下穿过人海,坐上了车。


    “还不知道呢。听王嘉尔的教练说他恢复得还不错,我觉得他应该能凭着外卡来打比赛。”教练坐在副驾驶上,转过头看着段宜恩笑,“怎么,才刚得了个冠军,心就飞了?”


    “没有。”


    段宜恩也笑笑,伸手从一旁的包里翻出手机摆弄着,“我就是想和他打一场了,好久没有人能和我比上好几局。而且他能力也不低,比上一场对我也有帮助。”


    “你个世界第一就别说话了。我还等着你再拿一次四大满贯的冠军呢。”教练看段宜恩玩起手机便回了头,顿了顿才和他继续说道,“其实你要想和王嘉尔打一场也很简单。我和他的教练联系一下,说打个友谊赛就行了。不过我觉得你不止这两个目的吧?”


    段宜恩按着手机的手一顿,一抬眼就看见教练正通过后视镜看着他似笑非笑。


    真不该选择坐在驾驶座的后面。


    段宜恩低下头,又抬手按了几下屏幕就关了手机。他把手机装回背包里,又看向依旧看着他的教练,叹了口气:“我是喜欢他。您怎么知道的?”


    “你手机的屏保和壁纸就是他。我都看见了。”教练狡黠地笑笑,手指了指后视镜,“更何况我是什么人啊。我是朴振荣,我可是世界第一的教练。能不机灵吗?”


    “不就是个大猩猩嘛。别嘚瑟。下次我就不坐这儿,省着您老耍您那小聪明。”段宜恩笑着往后一靠,问,“刚才您说的友谊赛靠谱吗?”


    教练点点头,看那神情不像是骗人:“你要想见王嘉尔你就直说。我直接帮你联系。要是想告白我也能给你订个高档餐厅,点上蜡烛放上玫瑰。”


    “别逗我了。”段宜恩被逗得笑出了声,他凑上去在教练身边小声说着,笑得像只狐狸,“就别准备友谊赛了。一会儿一到酒店就赶紧准备飞机回国,我要赶紧训练,到时候和王嘉尔比赛才能确保得冠军。等我得了冠军,他得了亚军,我就在颁奖典礼上和他表白。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王嘉尔是我段宜恩的爱人。”


    “啧。”朴振荣也笑了出来,一下拍在段宜恩的头上,“没想到你小子占有欲这么强。得嘞,我知道了。回去就给你安排训练。注意别累垮了。”


    “我哪儿能啊。辛苦了。”段宜恩拍了拍教练的肩膀又坐回位置上,刚翻出手机就看到朴振荣在后视镜上贼兮兮的眼睛,他叹了口气,二话没说就挪到了副驾驶后面的位置上玩手机。


    ——“我已经好很多了,谢谢关心。”


    消息后面跟了个emoji的表情。段宜恩看完之后弯了弯唇角,又按了几下手机屏幕。


    ——“那你能来温网吗?”


    ——“应该能去,问题不大。”


    ——“嗯。那我在决赛等你。”


    ——“好。”


    段宜恩还想说些什么,但来回打了几下字都被删去了。他的脑海里很乱,有些话几乎快要被撕破出来,但他知道现在还不行。他纠结地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发个“再见”的表情。那边也回得很快,是一句“拜拜,温网见”。


    是用语音发来的。


    段宜恩从语音里听出来王嘉尔正在球场练习。他抱着手机听了半天,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2.



    王嘉尔是中国队的球手,而段宜恩是美国队的球手。这是两个处在跨了半个地球的国家的人,而且都在为温网做着准备,想见一面很难。


    段宜恩冥思苦想半天,最后和教练提议想去中国训练。


    朴振荣看着他笑了半天,没说任何话就上网订了去往香港的机票,然后拖家带口地拉了一堆行李上了飞机。


    “这可刚回美国两天啊!你小子不是说要好好训练吗?”


    朴振荣坐在段宜恩的右侧,看着段宜恩的后脑勺调侃。


    段宜恩正通过小窗看着飞机外面的景色,被他这么一嗓门吓了一跳:“……去中国不也是训练吗?”


    “你就是想去见王嘉尔吧!”


    “也没说不能见啊。”


    “好吧,你说得对。”


    朴振荣一看说不过他,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戴上猩猩眼罩睡了过去,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幸亏现在人们不是睡了就是带着耳机看电影。


    段宜恩看着飞机飞到云层之上,天空一下亮了起来。他怕光刺醒教练就轻轻关了窗,在只开了几个小灯的昏暗机舱内愣着神,想着王嘉尔。


    说起来他和王嘉尔的相遇也挺神奇的。


    自己年满二十一岁时世界排名排在第十二,对于那个年龄来说这样的排名已经很靠前了。但他一直想着得到第一的宝座,因为他认为自己的职责就是夺得网坛第一。所以他打球时一定会率先预估好自己的发球路线,对手可能有的接球措施使自己有资本得到第一。


    而王嘉尔当时才十五岁。是温网的球童,正在球网两侧跪撑着地等着捡球。然而段宜恩在与对手的比赛时判断失误,将球狠狠打到了王嘉尔的鼻子上。王嘉尔甚至还没反应过来,鼻腔内的温热就已滑出,疼痛逐渐变得清晰。


    但他当时只是用右手捂住鼻子,来堪堪阻止血流出。然后依旧跑的飞快,用干净的左手捡球,没有一点误差地将球传给对面的球童。


    段宜恩看着这个孩子,受到了不小的震撼。他从没见过能将自己的职分做到这么严格地步的人,和自己的性格竟是如此相像。


    那时他很高兴。


    比赛依旧以段宜恩的胜利作为结束。对手因为比赛失利而忘记了温网的传统——要两位选手一起退场——提前退场,他也就有了多在球场耗一会儿的资格。


    段宜恩在球场上看见那个男孩儿用纸捂着自己流血的鼻子,一旁站着另一个正给他递抽纸的球童,在和他不断说着什么。


    他看见男生右掌里带着许多血,甚至有些都滑到了手臂上,想都没想就用水淋湿自己的毛巾,走上前抓住他的手就擦。


    王嘉尔愣住了,下意识想要抽出手,却被段宜恩死死抓着,直到擦干净才放开。


    王嘉尔抬头看着段宜恩,盯了他半天才微微红着脸开口——


    “谢谢。你……”


    段宜恩挑了挑眉,等着他的后话。


    “你这毛巾是用来擦汗的吧。”




3.


    等下了飞机,朴振荣就给他订好了宾馆,坐在车上联系着王嘉尔的教练。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等段宜恩到达下榻的宾馆门口时才发现门口挤满了粉丝,而他们也没来得及请保镖。朴振荣一看这宾馆门口也进不去了,一狠心踩下油门带着段宜恩就跑了。


    “刚才电话里王嘉尔的教练说这些天王嘉尔没有时间,你可能见不到他了。”朴振荣在红灯时把车停下,通过后视镜看着段宜恩,“我们一会儿去哪儿住?”


    段宜恩没说话,只是投入地敲着手机屏幕。


    朴振荣一看也没说话,等了一会儿段宜恩才开口:“去找王嘉尔。”


    “什么?”


    “去找王嘉尔,他会准备住处的。”


    “好啊你小子,和王嘉尔那么亲密也不和我说。早知道我就把你扔在刚才宾馆那儿不管了。把他坐标发过来。”


    等段宜恩见到王嘉尔时,已经是深夜十点了。


    这是段宜恩一年之后第一次见到王嘉尔。他瘦了很多,但其他的都没有改变。


    王嘉尔穿着运动服,正坐在场馆里的长椅上收拾东西。一旁放着刚吃几口的芝士蛋糕,显然是为了练习完补充体力用的。


    “嘉嘉。”


    王嘉尔抬起他盖着顺毛的头,汗津津的脸上反着红润的光,一见来人就笑弯了双眼:“你来了Marky。等我收拾完就走。”


    段宜恩拨拉了手一下,示意教练去外面等着。朴振荣一看就挤眉弄眼起来,吹了声口哨就走到外面去了。


    根本就没个前世界第一,现世界第一教练的样儿,满脸色色。


    段宜恩坐到王嘉尔身边,看他用细长的手把球拍放进包里,然后用毛巾擦了下后颈亮晶晶的汗珠。


    “你的教练呢?”


    “半小时前就回去休息了。”王嘉尔一边说着,一边把收拾好的背包放到一边,拿起芝士蛋糕吃了起来,“我是在这里多练习了一会儿,反正也是等你。哦对,你要吃点儿吗?”


    有点忍痛割爱了。


    段宜恩从王嘉尔脸上看出了这样的意思,他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在王嘉尔的唇上抹了抹,然后用舌尖舔了下自己的手指:“我这样吃就行了。”


    像只狐狸。


    王嘉尔被段宜恩的举动吓了一跳,红着脸猛地站起来,恨恨跺了跺脚,大喊着:“你干什么呀!”


    段宜恩笑出了声,越界的举动让他很是兴奋。男生红红的嘴唇吸引着他,让他忍不住也站起来揉了揉他的脸:“开个玩笑,别当真。你可真可爱。”


    “哼。”


    王嘉尔噘着嘴,几口就把蛋糕吃完了,而且还舔了半天嘴唇,在确定唇上没有奶油后才得意的看着段宜恩笑,像是在和他说“怎么样,你耍不了流氓了”。


    段宜恩也笑了,一巴掌摸上王嘉尔的屁股:“该走了。”


    “呀!你个流氓!”


    段宜恩看见朴振荣的眼睛又从门外色色地看进来了。




4.


    段宜恩被王嘉尔扔到宿舍里过了一夜,第二天准时堵在训练场的门口,手里多拿了一份芝士蛋糕。


    来训练的球员看到世界第一在这里都很诧异,窃窃私语的同时有许多人想要上前与他合照,却被段宜恩拒绝了,拉着一个人就问:“你知道王嘉尔在哪儿吗?”


    “他啊,正往这里来呢……”


    被拉着问的男生有些腼腆地低着头回答,费了半天劲才鼓起勇气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段宜恩已经跑开了。


    “嘉嘉!”


    朴振荣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拍了拍被问话的男生的肩膀,见他沮丧着低下头,故作安慰着:“你喜欢我家臭小子啊?可惜了。他不喜欢你。”


    男生一怔,拍开他的手跑开了。朴振荣心里超爽,站在后面哈哈大笑,惹得一旁围起来的球员都连忙走掉了。


    “想追我家小子,你们还嫩着呢。”他看别人都走掉了,就顺势坐在墙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不远处的两人笑得猥琐。


    “嘉嘉,我给你带了芝士蛋糕!”


    “啊谢谢你!”王嘉尔看着面前高了自己半个头的男生像只大型犬一样摇着尾巴吐舌头等着邀功,笑着摸摸他的头就接过蛋糕往训练场里走,“中午见。”


    “什么中午见?”


    “你该去训练了啊。”


    “对啊,和你一起啊。”


    王嘉尔一怔,然后笑着摆了摆手:“不是。你去北边那个训练场训练。”


    “咱们昨天在微信上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练习的嘛!”段宜恩不高兴地喊了句,把那些正在偷往这里看的训练生都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专心训练。


    王嘉尔看段宜恩绷着脸,那种从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压迫感让他有点畏缩,他正思索着自己打晕段宜恩的几率有多大时,朴振荣就走上来一巴掌把段宜恩拽走了。


    “你小子别给人家惹麻烦。”朴振荣一边拽着段宜恩往外走,一边转过头和王嘉尔喊,“王小朋友,我们中午见!”


    王嘉尔看着跟打太极拳一样挣扎的段宜恩被像黑猩猩一样的教练拽走后,笑得不能自已。



5.


    有段宜恩这么一个活宝,王嘉尔发现这一个月的时间过得也很快。


    可惜段宜恩还没来得及和王嘉尔卿卿我我,温网就已经开赛了。


    当穿上白色的球服站到绿茵场上时,段宜恩和他说的决赛见依旧在他心里烙印着。王嘉尔从不敢泄下劲来,一路拼比打杀,终于是在决赛与段宜恩碰上了。


    不得不说,段宜恩在看到对面人是王嘉尔时真的兴奋不已。他甚至忍不住把球拍砸到地上,在这片场地里呐喊出声。


   他冲王嘉尔挥了挥球拍,看见对方也挥舞着球拍回应他,不由得笑得像个二十七岁的傻子。


    他真的好想知道这场比赛的冠军究竟会花落谁家。


    受到这样的鼓舞,段宜恩的发球异常狠厉,底线上的抽球也额外重,王嘉尔看段宜恩下了狠心,也拼尽全力回应他。


    两人打得分外眼红,观众看得也是格外激动。朴振荣甚至听到坐在后面的男孩子激动地说着:“我到时候要让那个穿白衣服的大哥哥教我网球!”


    “哪个白衣服的大哥哥呢?”孩子的母亲笑着问。


    “那个来自中国的大哥哥!”


    朴振荣听完瘪了瘪嘴,看了眼大屏幕上的分数又忍不住笑了出来——王嘉尔竟然比段宜恩提前一分。


    难怪小孩儿要王嘉尔教他球呢。看来段宜恩捧着冠军奖杯告白的梦想要破灭了。


    他兴奋地吹了声口哨——那就让他准备个浪漫点儿的晚宴好了,点上蜡烛放上玫瑰。把那臭小子打扮得帅帅的,好让王嘉尔折服在他的美貌下。


    他一边色色的想着,一边看着比分逐渐拉近,直到段宜恩反超。


    段宜恩是真的兴奋至极,甚至杀红了眼,把所有的看家本领都用上了。王嘉尔倒还好,虽然没对方那么丧心病狂,但也防守兼顾,打球的角度极为刁钻。几乎每打完一个球,观众都会欢呼着鼓掌。


    拉锯了几乎四个小时,终于迎来了赛末点。只要段宜恩保住这个球,他就会赢得冠军,否则还需要拉锯几战。


    朴振荣从段宜恩几乎笑得扭曲的脸上看出了他的必胜心,且极度自信。他笑着摇了摇头,为王嘉尔默哀的同时收拾起了背包准备结束比赛后的退场。


    他很少见段宜恩有这样的表情,但每次这样,就说明段宜恩兴奋过度,发的球就会极其可怕,一般来说没人能接住。


    但王嘉尔接住了。


    段宜恩也显然一惊,但是他很快调整了过来,更加全力以赴。球快得几乎看不见,王嘉尔只能靠耳朵听球拍击打球发出的声音来判断球飞来的方位。


    他大吼着,在观众紧张的心跳声下接下了段宜恩发来的几个球。


    段宜恩挑着眉笑着,最后用力一挥拍,带着必胜的决心等着最后的结果。


    他果然听到了球落在地上反弹起来的声音,没有听到球拍击打球的声音。这说明他赢了。


    但与此同时,他又听到一个沉重的响声,然后是球再次落地,人们惊呼出声的嘈杂声。他甚至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王嘉尔怔在原地,球拍落地的惊慌模样。


    紧接着鲜血横流。


    段宜恩这才意识到王嘉尔被他的球打到鼻梁,流鼻血了。


    王嘉尔显然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情况,即使疼得红了眼眶也依旧很快用右手捂住鼻子,仰着头止血。


    和六年前一模一样。


    段宜恩温柔的笑了,接过球童递过来的毛巾,几下用水冲湿就跑过去给他擦手。



6.


    这是一次将被记入历史的颁奖典礼。


    冠军穿着白色的运动服,捧着奖杯与一枚戒指单膝跪地,同穿着带血的白色运动服的亚军告白。


    “嘉嘉,我们在一起吧。我真的很爱你。”


    有点俗了吧。


    朴振荣看着单膝跪地的段宜恩嘲讽着,却依旧吹了声口哨。观众也是一愣,但很快鼓起掌来,吹着口哨支持着。


    倒是后面的男生不太高兴,嘟囔着:“……大哥哥明明是我的。”


    朴振荣听着想笑,忍不住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儿,有点冷漠地看着台下的两人。


    呀,段宜恩还挺危险的。


    他笑了笑,又愉快地吹了声口哨,转头看着脸红的王嘉尔接过戒指和奖杯,点了点头。


    “那我们在一起吧……谢谢你,Marky……我也……很爱你。”


    英雄相惜,亦敌亦友。


    不对,应该是自古英雄爱美人。


    朴振荣笑得色色的,看着拥抱亲吻的一对新人,腻歪着捂着眼睛。


    他听到了后面男生不爽地叹了口气,和他妈妈说:“我一定要这个哥哥教我网球!”


    啧。看来这人还真不好对付。


    后来朴振荣走在牵着手的新人后面,被闪瞎了眼,也就没把这事告诉段宜恩。


    他听到王嘉尔突然和段宜恩说:“你给我擦手的毛巾……是不是你用来擦汗的……”


    段宜恩浑身一抖,瑟缩着点头。


    朴振荣很识趣的捂上了耳朵闭了眼,啧啧着叹了口气,有点恨铁不成钢。


    妻管严啊。



——END——



会有第二篇。讲的是两个人退役后的生活。


王嘉尔给那个男孩子(朴珍荣)当教练了。


蛤蛤蛤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吧。【色色.jpg】


想让我赶紧更文不太可能,除非治好我的懒癌,剁手癖,还要阻止我的后妈情节,贪恋某种游戏情节。


会加油的。啧。




PPS

穆古鲁扎赢了啊赢了啊哭泣脸真的姨母心爆发了

超爱她的💕💕


(不不我也爱加西亚!!

评论(16)
热度(120)

© Moon. | Powered by LOFTER